艺术大师

 艺术大师     |      2020-05-05

先生新加坡画展之首次有感

游走于天地间这才是真我一切万物艺术均是体验人生与理念。游走于天地间这才是真我一切万物艺术均是体验人生与理念。认识有河贤伉俪是一种荣幸,由于我对择友之选判极严,认识也在一个偶然的机缘,弟子戴心慧留美英语硕士随余学艺多年,事业东西两忙之际,有一段时日不再星洲,今年庚寅农历年之际,忽来电两次谓有中国画家夫妇俩约见,由于美术圈子大,国内外美术家余这十余年来均有交流,时有不速之客,别有用意,这些不谈,在美总庆祝今年新春挥毫之际,也是我会每年主办画家聚会挥毫盛事,於是约了先生伉俪的相见,竟见先生身形巍峨,英伟不凡,风度翩翩,话不多讲,但眼神充满艺术家的气色,见画如其人,所写人物山水,形象生动,笔触委婉有力,人物之面目表情在其细笔色泽的游动下,栩栩如生,余见梁揩之泼墨仙人图之布袋和尚及扬州八怪之一的黄慎所写铁拐李人物,相对下其笔触游走於衣折纹理上更具空灵,特别传神,笔触不多,但却能体现其动态,为之神往,气不到而意到由然而生,寓意幽默有致,眉目传情,近年里与国内外人物高手相较下,有者不是传统工笔太深也仰或者面目表情表达大小一致并未能产生共鸣,有者则貌和神离或面目远近一致,我认为成功之人物作品必须形神兼具,拟古而不复古,以今人之看法入图再进入意境,这乃是真画画,而入画不轻佻不做作是为重点,先生又喜游名山大川,穷乡僻垠凡夫走卒,仕女俊俏,溶入其眼帘之中,凭观察思考之动态入画这便是动画,即景作画,锲而不舍,近日见其游览武当山之素描墨染,触景生情之画境达十多副之多即为遣兴之作,但神韵自然,可见其平日用工之深,艺术无捷径,必须要脚踏实地的去干,具轻松自我之态,以心神之姿,游走于天地间这才是真我一切万物艺术均是体验人生与理念,才能呈面貌格调之相附,现在的艺术家游走於传统与现代之间,但绝不可弃传统而不顾,功力不谈,则以为现代也是多余,有意识的现代艺术才是反映人生,人性,而我认为艺术家也必须要有个性与思潮,有主见,绝不可给世俗拖着走,有得走一步是一步,但却要走的对才能避免混淆,有从艺者,自以为读了个学位,写现代却不懂现代之图中原理,凭其对色彩的自觉,模糊背出,结果写出来的东西不像水彩,也不像传统水墨,写出来的东西也意识不明,余见之嗤之以鼻,何以现代意识沦落至这个地步,也有画者,用涂鸦方式画中国画写中国字,由于功力不深变不出什么花样,这些例子见多不怪,但要避免走捷径这才是致命伤,观先生之画,就若浸淫在古代经典之中,凡人物之性格,年长老幼,淑女罗汉均清新有致,没半点作状,随手拈来,都成天籁,似乎我与先生之性格路向吻合,不拖泥带水也不被身边之无谓什物所困,有话直说,了解彼此才是真人生,人生之精彩,在乎相互沟通,认识了彼此才能表达,目标才更能投入,人生短暂,我们要的是多交良师益友才能互相提携,原我友郭有河先生,画展成功,咱们友谊万岁。

文/梁振康 新加坡美术总会会长与妙华艺协会长

2010年10月

娥媓女英 68cm68cm 纸本 创作年代:2010年